不撩

心头好霆峰。
挚爱张佳乐,痴迷双花。
一个半吊子文手。

选择了一间空包厢  坐在靠窗口的位置 走廊上仍有吵吵闹闹的学生们  但是他们从未选择这间包厢  理由不可得知  早就习惯这番景象 无所谓的耸耸肩  翻看一份或许在他们眼里可笑的报刊  实在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觉得可笑 

火车开始开动了  外头的风景渐渐随着车速变得模糊了 伸手随意的摸摸耳垂上的胡萝卜  视线仍然在报刊上  读到有趣的内容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  把报刊放下来  环顾包厢  独自拥有一间包厢  也不是一件坏事  对吧  想完哼起了小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