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撩

心头好霆峰。
挚爱张佳乐,痴迷双花。
一个半吊子文手。

一封情书。

沈妄语的抽屉里还有一封情书,没有署名只有一句"沈妄语我喜欢你跟我在一起吧。"

没有署名我怎么知道你是谁。

哥哥沈寄浮知道这件事倒是不以为然,安静的把晚饭做好把饭菜端出。

"哎哥。你说这是谁写的啊?"

沈妄语坐在椅子上,问着正在忙碌的哥哥。

"我又不跟你同班!"沈寄浮没好气的看了妹妹一眼,"我已经26岁了好吗!"

沈妄语还是16岁,高二生。沈妄语放弃了和哥哥这个有女朋友的人沟通自己这个单身狗收到情书的感受。

不过自己还是蛮期待写这封情书的人。

很好看的字体。会是有一双好看的双手吧。

第二天还是起的蛮早的。赶在同桌杜肖来之前。

杜肖看沈妄语的眼神有点怪怪的,"哇靠。沈妄语你吃错啥药了。"

沈妄语吃着面包有点含糊不清的回复他:"没有啊。"

杜肖觉得天空真是意外的晴朗班里的气氛意外的正常唯独一直踩点进来的沈妄语有点不正常。

沈妄语没在理会杜肖,正儿八经的学起英语。

那封情书安静的躺在她房间的抽屉里。

它的主人正打量着学英语的沈妄语,思考着她知道这封信其实出自杜肖的手会是如何。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

沈妄语的那封情书还在她抽屉里。没人出来告诉她是谁写的。

杜肖只是默默的看着她。

没跟她说出来。

不是他软弱而是。他们能撑过高中吗。

再很久以后。他们都谈工作了。高中聚会。

杜肖喝了很多酒,沈妄语也很曾经的朋友聊得很开心。

杜肖坐到她旁边,拿着酒杯问她。

"沈妄语你还记得那封情书吗?"

沈妄语突然觉得一语惊醒,"记得啊。你写的?"

"对啊。"杜肖笑着把酒喝了,"沈妄语我曾经喜欢过你。现在我们回忆青春吧。"

那么干脆利落。

沈妄语觉得那封情书的谜底都解开了。

谁都好吧。

反正那是一段青春不是吗。

那封情书开始泛黄了。沈妄语每次看到它总是觉得很怀念那段时光吧。

聚会里的大家都哭了。

那段时间谁都好吧。

那么。再见啦。我的青春。

评论

热度(4)